軌跡圖


時間:08.06.20


天氣:晴


成員:蝸牛3隻


難度:★☆約6.4公里


         魚路古道可分為由陡峭階梯構成的河南勇路及較為平緩迂迴的日人路,河南勇路起自擎天崗城門;日人路則自擎天崗入口土地公廟旁的斜坡開始,紀錄中說日人路是日軍為讓大砲行走而開設的,自然也就得平緩開闊些了,河南勇路和日人路兩線相互交匯了3次吧,最後在憨丙厝地下方合而為一。以往,總是循河南勇路下,再循原路而返,今天,是該做點改變了,日人路去,河南勇路回吧!


        魚路古道,1號蝸牛來過2次半,2號蝸牛1次半,3號蝸牛半次。今天,算是抱著輕鬆行的心態而來的。以星期五上班日的標準來說,此刻的日人路算得上人聲鼎沸,一群、兩群的登山客相互喧嘩,更扯的是竟有人在路中央擺桌祭拜,道路兩旁插了若干黃旗和黑旗,雖是大太陽底下,但也顯得詭異。



日人路上的野牡丹



日人路上的土地公廟



山豬豐厝地


         路上不時出現的野牡丹伴隨我們前進,來到日人路上的土地公廟,遇到陽管處員工夥同兩位工人在此挖水路,看來今天的魚路還真是熱鬧非凡,寒喧了幾句,又被一群後到登山客的聲音給推擠往前了。約20幾分鐘,三人來到山豬豐厝地,兩座石造古屋,一座已經頹圮在荒野中,一座則是有著過新的修飾痕跡,不過它的功能已從居家轉為展示。7、80年前,14、15戶人家散居在此,幾畦耕地、有條溪水可供灌溉,飼養些家禽、家畜,古道上偶有商旅通過帶來額外的補充品,就在這山坳中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這般的生活如果是在沒能選擇生活型態的古代,似乎也沒能挑剔了。三人在此停留沒多久,又被一群嘰嘰喳喳的登山客給催促前進了。下行沒多久,3人右轉來到打石場遺跡,閒看了會,便轉往許顏橋。



打石場遺跡



許顏橋



憨丙厝地


         今天的目的地是大油坑,三人便返回憨丙厝地,順著右方的岔路前往守磺營,一個轉彎,清澈的溪流出現眼前,兩旁還有平坦的石椅可供休憩,三人在此預約了回程時的午餐。離開此地,路跡開始模糊了,參考著GPS的指示來到了守磺營,古代硫磺為製造炸藥所需物品,為了看守大油坑所產硫磺有軍隊駐紮在此,今天的守磺營,只殘留一片平坦的荒地,以及較古代一般石砌的房舍有著高些、長些的廢棄石牆了。過了此,雖然行走在GPS上所顯示的軌跡上,但卻絲毫不見路跡,雜草橫阻,算得上是舉步維艱,最後來到一個斷崖前數公尺,斷崖和所處位置是一大片芒草,草叢中傳來流水聲,GPS顯示沿著斷崖旁各有一條往上和往下的路徑,只是再也跨不出步伐了。GPS指示得出路來,人卻走不過去,人還是遜些,撤退了。



午餐處



守磺營遺址1、2


        回到午餐預定地,小小的溪流,聚居著眾多生物,蝦、蟹、水黽、石蠶,豆娘和蜻蜓也在此留連。3人在此享用著午餐、山林清風、清澈的小溪,和好友(2號蝸牛也算好友)泡上幾壺清茶,真是莫大的享受,是一種非關富貴的享受,而是一種心境上的享受。沒有計算在此逗留的時間,直到盡興。一個婦人來了,聊了幾句,走了,又來了,帶回來一群人,也帶來一群吵雜。算了,寧靜的我們享用了,也帶走了,你們帶來吵雜,也慢慢請用。



栗蕨原小徑


  三人上行來到梯田旁,越溪後穿過廢棄的梯田,以往來此探過幾次路,總覺得方向和距離是往大油坑靠近,而gps上也顯示有路往大油坑,於是三人穿梭在長滿栗蕨的小徑,雖然部分路段路跡不清,但易走程度已勝過之前甚多了,看到傾倒一旁的警示標誌,知道大油坑到了。標示牌既然傾倒,應該可以不用太在意才是。


  大油坑,一副荒涼的景象,散佈山谷中生鏽巨型的採硫、鍊硫的器具,岩壁中磺煙屢屢,近些甚至可聽見硫磺汽竄出地表的蒸氣聲,三人在大油坑一隅俯瞰,像極了電影中戰後的景象。所踏踩的土地,似乎也不甚紮實,一人行走時,其餘兩人可以感受到地表的震動,或許擺杯水在地面,真會像電影侏儸紀公園中暴龍來襲前,杯中水會漣漪朵朵喔!總算到達今天的目的地,3人心滿意足的離開。



大油坑1、2、3、4


 


  回到河南勇路,開始一長串的階梯。3人在下午1、2點的炎炎烈日下,又無處可遮蔭下,算是吃了苦頭,也為今天的輕鬆行畫下句點。(今天台北出現今年來最高溫36‧8度)


ps:大油坑路上,在GPS來回都出現異狀的地底下,或許埋藏著驚人的寶藏,等著我們去發現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hy 的頭像
kathy

小蝸牛的家

k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