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跡圖


時間:07.11.13


天氣:多雲


成員:小蝸牛4隻


難度:★★ 約7公里


        把握住秋冬陽明山區難得的好天氣,小蝸牛於出發前一天將目的地做了更改,後山的富士古道及大尖山也就成了此行的目的地。


                   溪底分校


        在昔日的大坪溪底分校,也是今日的溪底國際雙語實驗國民中學整裝出發,校名改了,依舊不見學生,伴隨這迷你校舍的只剩山村中稀落的農家,以及三三兩兩登山客的拜訪了。富士古道前段較為陡峭,古道前端仍可看到農家粗耕的作物,竹林及小面積的菜園伴隨著小蝸牛前進。緊接著雜木林和偶而的杉木林也歡迎我們的到來,最熱情的莫過於在休息地所邂逅的大黃蜂,逐一和小蝸牛打招呼,甚且和4號蝸牛有了親密的接觸,直至黃蜂和4號蝸牛不捨別離後,我們才繼續前行。此時小徑旁不時出現直徑約二、三十公分的圓形土洞,有新掘的,也有有些時日的舊洞,視線無法觸及坑底。一行人納悶這究竟是何種動物所為。


                新土洞


        續往前行不久,小蝸牛順著右方岔路所標示前往拜訪古厝,原以為是老舊的三合院,結果是更平民化的石頭厝,是多少年前呢?在這山坳裡聚集著幾戶人家,過著雞犬相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屋子已尋不著任何屋頂的痕跡了,石牆或塌,地面或被土石填積,屋舍的窗洞,離地面僅餘近尺。昔日的人們或許已灰飛煙滅,又有誰來關心這屋舍的頹圮。古道,似乎總伴隨著太多的「廢棄」和「失落」。


                    廢棄的石屋


                 雞屎樹


        返回原路上行,石板土地公廟背向古道,靜靜的守護著這片土地 ,祂肯定知道路旁的土洞是誰所為,但守口如瓶。持續穿梭在不慎明亮的古道上,此時換成樹上結滿藍到彷彿加了人工色素果子的雞屎樹對我們說哈囉。眼前忽然一片開闊明亮,小蝸牛知道,我們即將投入第一大草原的懷抱。      


                  石板土地公 


        9月底鹿堀坪越嶺至此時一片迷濛,今日至此帶著幾分雪恥的意味,大草原也卸下防衛,抹去了嬌羞露出了迷人的身影,大尖池、磺嘴山出來了,大尖山以及鹿堀坪越嶺入草原的古道也出來了,草原上眾多栗蕨偽裝的「花鐘」也一一現形,4人徜徉在大草原中,直到心滿意足。


                   大草原


        至第二草原的路上,換成一坨坨的牛屎夾道歡迎,新鮮的陳年的應有盡有,但這也算歡迎嗎?來到第二草原,這裡的面積不若第一草原寬廣,但因地勢較高,可遠眺北海風光,基隆山、和平島、外木山、野柳由右至左遠,由遠而近排列著,因海面殘留著東北風所帶來的水汽,使得相機陷入看的見卻拍不著的窘境。牛糞繼續陪伴我們來到第三草原,此處有著長長的牛堤,由大尖山腳下延伸至上避難小屋的山頭,這是傳說中的凱達格蘭人的萬里長城?


                                                         鳥瞰第三草原及土堤


        目視大尖山,距離第三草原不遠,但芒草開始擁抱我們了,而牛糞依舊熱情。欲登此段山路有四到,勝過讀書的三到喔。手到撥草、腳到走路、眼到避牛屎,心到享受這一切。30分鐘後辛苦來到山頂,山頂的立足地和七星錐差不多,4人就窩在這石堆上午餐,這的展望不錯,101指示著市區的所在,前方的頂山、石梯嶺緩坡由擎天崗向前伸展,稍近些的避難小屋、磺嘴山,北海岸以及金山萬里往陽明山延伸的山脈,360度環繞著我們,嗯,或許能見度好些會更感動些吧!


         下山至第一草原是往另一方向,牛隻似乎把原本已泥濘的小徑上當田犁過一次,土地被翻攪過,再將牛糞施肥其上,真不知它們要種什作物,竟如此辛勤。於是我們也不好踏踩在牛隻未知的耕地上,兩腳只能在小徑旁芒草根部尋找踏點,莫名的荊棘似乎也不捨我們即將離去的腳步而拉引著小蝸牛身上的衣物。但該走的還是得走,2點40分左右,我們回到了溪底分校,見識了大草原、雞屎樹以及富士古道上熱情的地主,我們也該滿足了。


附註:土洞為穿山甲所為,一般舊洞為其居住地,可深達數十公尺,新洞為「討食洞」,為食螞蟻而挖掘蟻洞或枯木所造成,一般較淺。穿山甲為夜行動物,白天是見不到的啦。不過還是挺感動的,竟然有穿山甲活動於此。


 

k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