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境的清晨

        由武嶺沿中橫支線至清境行車約50分鐘, 在青青草原上方數公里處,兩旁一幢幢造型優美的民宿、餐廳陸續出現,這樣的景緻由此一路延伸經博望新村、青青草原、國民賓館至霧社上方數公里處,清境這一地理名詞,也擴大至公路沿線這些區域了。


  1時左右先至預約的宿霧青青草原營地看過營地報到後,便準備趕往青青草原欣賞2:30分的綿羊秀,若將公路上方的草原稱為上青青草原,下方為下青青草原,我們營地是位於下青青草原,一般遊客眾多的則為上青青草原。沿著穿梭在下青青草原的幽靜道路慢慢往上走,沒有太多的遊客,只有一旁靜靜吃草的牛群。和熱鬧非凡的上青青草原相比,這裡更符合印象中的清境,更貼近記憶中的清境。


                      下青青草原


                   霧中的下青青草原


       進入青青草原後,發現草原中圍上了步道,遊客只能行走於其中,不再能任意坐臥於草原中了,趣味不若從前了,或許大量的遊客湧入,為了維護牧草的美觀及羊群充分的食物,不得不如此吧!2:30的綿羊秀開始了,主持人是一個來自紐西蘭(還是澳洲)的老外和其台灣妻子,節目時間並不算長,但還算吸引人,一開始聰明的牧羊犬將羊群由草原上方趕至舞臺入口前的分羊處,牧羊犬的確厲害,隨著主人的移動會將羊群控制朝往主人所在的方向。其間還穿插著牛仔趕牛、模擬羊隻拍賣會、耍鞭子等,當然最後還是會找隻綿羊將其羊毛給剃了。


                                                         綿羊群


       看完綿羊秀在外圍逛完小亂的攤商後,便散步返回營地,此時大量準備返家遊客的車輛將馬路擠爆了,看來這群人離回家的路還遠著呢?走到下青青草原,午後的雲霧開始籠罩草原,霧中的清境挺美的。此時,昨日在福壽山遇到的一家人,正好出現在眼前,閒聊了昨日在福壽山彼此的活動,也再一次數落了福壽山露營場管理者的不是。回到營地前,斗大的雨滴伴隨著轟轟的雷聲,逼得一家子跑回車上躲雨,幾十分鐘過後,雨勢稍歇,正打算搭營時,主人來電告知今天整個A區營地就我們一頂帳篷,為了安全起見,建議我們移往小木屋,考量安全及天候後,最終決定遵其建議,於是此行攜帶眾多的露營家當,就只有在第一天派上用場。在移往小木屋時,天空的雨停了,雲也散了。


               雨後的清境


         天剛黑,便下行前往國民賓館晚餐。餐後,外頭的小型舞台正上演著阿里山王子石德政的演唱會,就這樣被他的歌聲所吸引,直到在8:40左右才結束。今天的夜晚雖然簡單,卻頗為精采。


               阿里山王子(買了張他的專輯請其簽名)


         隔日,一家子上行轉往博望新村參訪,那是一個民國50年政府將滇、緬、越一帶的國民軍游擊隊接回台灣,並安置於此的擺夷族社區,約有30多戶人家,蓽路藍縷,40多年後的今天也有了小小的農業規模。在擺夷社區那條主要街道,乃是在戰亂時代下異鄉人曾經擁有的棲身之所,在這四季較為分明的高山上,歲月的流逝也更顯得無情吧!街上一位約莫6、70歲的老太太,在他居家的門廳販賣著來自故鄉一帶的手工藝,在此選購了點紀念品,臨走前,她還送我們一束她自個栽種的香水百合,這些百合為我家帶來了2個星期的清香,就在今天(8.7)這些花全枯萎了。


                 擺夷社區


 附註:清境雖然不再清淨了,但草地依舊翠綠,羊群也還扮演著它的角色。擺夷社區和阿里山王子讓這片土地更多元,一幢幢精緻的民宿或許不利水土的保持,但遠勝於台灣隨處可見醜不拉雞的鐵皮屋,都禁不了,就選擇美麗的歐風建築吧!

k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