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07.08.24


成員:小蝸牛3隻


天氣:多雲午後陣雨


難度:★★★★☆ 約15公里


垂直剖面圖


北插天山去程航跡:第二登山口(899m)7:33→赫威山(1150m)8:00→十字路口(1218m)9:05→水源地(1321m)9:42→塔開神木(1342m)9:53→木屋遺址 (1337m)10:00→南叉(1699m)12:00→北插頂(1728m)12:30;北插折返13:00→木屋遺址16:00→登山口19:00


      北插天山,本名塔開山,無論何者對不爬山的人而言都是個藉藉無名的地理名詞,但只要對登山稍有涉略的,她也算是個響叮噹的人物吧!1728公尺,山界將她定義為中級山,算是百岳的資格考,也是百岳的訓練場。小蝸牛登山隊嚮往已久,也蒐集了相當的資料,行前的1星期,強颱聖帕來襲,而後又是接連幾天的大雨,雖然近兩日已轉為午後陣雨型態,但不知山區道路如何,3人在行前的1、2天仍舉棋不定,心想或許改上磺嘴山也是另種不錯的選擇。就在前一天的晚上,想想錯過這次,又得等待一個學期,是有所不甘,9點吧,和3號蝸牛敲定,如期進行,隔天5:30左右永和見,呵!聰明的3號蝸牛即刻騎車至登山友買了頭燈。      


       隔日的5:30永和接了3號蝸牛便上3高往三峡,錯過了交流道只好改由大溪方向轉往北橫。此時小烏來收費亭尚未開張,省下200元,卻發現忘了在大溪購買午餐,想再回頭已是不可能,索性連午餐都省了,還好背包有3條77乳加外加3個bagel,省著點吃囉。往第二登山口的水泥路殘破不堪,只好將車停於路旁,此時已是7時30分左右。較原訂出發遲了40分鐘。在登山處遇到60歲山友曾先生,曾先生的外貌及步伐都很難令人相信他已是60歲了。曾先生好心的在每個路口等待我們,害怕我們走岔了,其實,我們手邊有詳細地圖,也有GPS,算是有所準備,但也不好拂了他的心意。由登山口至赫威山坡度平緩,兩旁的芒草比人高,大約20分,來到了赫威山登山口,曾先生在赫威山口和我們分手,一人獨自快速消失在草叢中。此時,3隻蝸牛或許都默默自許60歲的我們也能如此吧!              登山口往赫威山的山路


      赫威山這名字聽起來頗有氣勢,但由岔路往赫威山(1150m)僅僅2分鐘,山上無展望,感受不到點「赫威」兩字的氣勢,拍拍照繼續趕路,此時約8點整。 沿路泥濘,想必是前幾天降雨造成,透過茂密的樹林望向天空,樹梢上方透露著藍天白雲,行走期間,感受不到絲毫陽光,由赫威山經岩穴小溪至十字路口(北滿月園、南北插天山、東小烏來、西多崖山),坡度起伏並不大,行走期間還算舒適。


           樹梢上的藍天


      由十字路口至水源地,起伏稍大,不過仍是由階梯或泥徑所組成,行走其中,也無多大困難。隨著時間流逝,潺潺的流水聲由遠而近傳來,這裡的水質清澈、冰涼,樹身掛著「飲食用水、請勿洗滌」的牌子,溪旁則有稍寬廣的平台及散落分布其間的的原始森林,想必在此野營是個不錯的選擇。



                                                             水源地
        離開水源地,繞過幾個彎,前方突然出現一棵巨木,塔開神木到了,應該也是檜木,右下方已蛀蝕了一個大洞,左方則有被鋸伐的痕跡,唉!人們還是不曾愛護自然。阿里山、拉拉山、太平山,想想那些曾經被砍伐的巨木,如今若還生長在這片土地上,那將是何等壯觀。


                                                                        塔開神木(所見綠意均非神木所有)


       幾分鐘的時間已到了木屋遺址,是以往獵寮所在,也是攻頂的開始,此處右方還有條小徑,指標寫著獵徑,只是不知通往哪裡。由此至北插頂約1.5km,高度約爬升400m,而且其間還需先下後上越過幾座小丘,顯然坡度是相當可觀的,3人在此吃掉巧克力,稍事休息,補充體力,好迎接即將的挑戰。果不其然,馬上迎面而來的是陡峭的爬升坡,是該手腳並用的時候了,而這只算是開胃菜吧,前後約有5、6段如此的陡升坡,我和3號蝸牛腳長,較容易找到踏點,配合手勁就上了,2號蝸牛可辛苦了,往往左腳踏穩了,右腳卻搆不著下一個支點,有時兩腳有了踏點,雙手卻尋不著施力點來前進身子。除了這些陡升、陡降外,沿路樹根交纏錯結,時時得注意以免被絆倒,若將重心踏踩在濕滑的樹根上又容易打滑,所以即使在沒有陡上陡下的路段,行進速度依舊不快。到達南岔路口,也就是1.1km處,天空偶有雨滴飄落,遠處似有雷聲,此時雖知該加快腳步,但環境讓人無法如此。而這的海拔已接近1700m,3人繼續前進,在誤以為後頭山頂即為北插下,均以此山頭為背景拍照,無奈到達山頂時,才知這山頭只是前往北插必經之處,400m竟是如此的遙遠。此時遙望山下景觀,又有大型城市,但雲霧使的視野模糊了,很難判斷究竟是哪,是桃園還是台北?左側綿綿山脈的盡頭是石門水庫。


                                                                             交纏錯結的樹根


               山上平台看重山及石門水庫


        12:30分,小蝸牛歷經了近2小時30分終於登頂了,3人在3角點前拍照,還來不及有太多的感動呢,天空就開始下起雨了,沒關係,就將這感動留下來給永遠的未來吧。現在還是往下走找個樹蔭多的地方午餐吧!


                北插頂的3角點(白帆布上寫著內政部航空標誌,請勿破壞)


       開始下山時,雨勢明顯轉大,3人穿上雨衣,原本泥濘的山路更是變本加厲了,3人以安全為原則,1步1腳印(步伐踏在泥巴路中,有時真是留下深深的腳印)緩緩下山,幾段險降坡並不因上山的經驗而變得容易,上山和下山的技巧是不同的,也可說上山的路和下山的路是長得不一樣的。的確,上陡坡時供腳支撐的凹凸處一目了然,下陡坡時,有些則隱藏在視角下方不易察覺,下山的路更得試著去探索了。當我們返回木屋遺址時已是16:00,算算下山所花時間還比上山多了30分鐘左右,當然囉,絲絲的雨滴也絆住了我們的腳步。


       由於時間已晚,不敢多做休息,原打算經由赫威神木、八仙神木轉2號登山口下山的計劃,也因為對此道路的不熟悉而更改了,改由水源地下方新道路切回原登山路徑回登山口,此路徑較上山時所走的傳統路徑更為窄小,再加上颱風過後不久,沿路佈滿風災後的倒木枝葉,邊走得邊將路障清除至下方山谷,因此雖然路程較短,行程時間卻沒有縮短。傍晚,透過樹稍望向西方的天空還算明亮,但雨後的森林漸漸轉黑了,6時20分左右,在接近赫威山前3人戴上頭燈,第一次在夜色中行走於山林間,心想,3號蝸牛趕在昨晚9點多買了頭燈,馬上就派上用場,呵,也不枉一番辛勞了。慢慢的,終點越來越近了,19時左右,我們離開了山路來到寬廣的水泥道,此時,才注意到雨後的天空閃爍著星光,月亮也出來了。


附註:第一次上中級山也第一次用頭燈行走於黑暗中,是比以往所走的路都來得艱辛,來得有挑戰。雖然季節不對,沒有見到轉黃轉紅的山毛櫸,雲霧也遮蔽掉山上的展望,視野上的滿足感沒了,但在雨中、夜色中行走於北插的成就感是勝過那樣的滿足感吧!行走其中,雖然辛苦,但我隱隱感受到一種幸福感瀰漫其中。 錯過了山毛櫸的葉黃素、赫威神木、八仙神木,錯過了山上的展望,下回吧!願60歲的我們還能如同曾先生有那般體力,那我們就能一起走更多的路,欣賞更多的美景。

k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