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 間:07.04.12


  天氣:晴(藍天)市區有霾


  成員:小蝸牛3隻


  難度:★★

        總以為自己愛山,卻足足有四千多個日子沒再上過位於城市北方的第一高峰了,曾經在陽明山上度過四年的年少歲月,而家也在陽明山腳下不遠的地方,天氣晴朗時,視線避開大樓的阻隔,一片翠綠便上了鏡頭。即使冬季台北常有的陰霾,山頭雲霧繚繞,也很難讓人忘了它的存在。



        挑了一個台北春天裡難得的大晴天,13年前的原班人馬,就這麼出發了。車子停在陽金公路旁的小油坑舊風景管理處,穿過兩旁比人高的箭竹林石道,約莫10分鐘,來到了小油坑遊客中心,有點小成就感了,哈,這成就感的來源是因為我們省了50元的停車費。


    小油坑,左側路徑所劃出的線條即為登山步道


    順著小油坑旁的石梯緩步向上,兩旁伴隨著芒花草、箭竹林,其中不時夾雜著些許雜木林,有時一片光禿的岩縫中,幾縷輕煙緩緩而上。不時回首望著來時路,轉眼間,竹子湖已經遠遠在山腳下的盡頭處,望遠鏡裡透漏著點點的白,那是竹子湖四月盛開的海芋。每隔200公尺,路旁的指標總會適時的給予鼓勵,告訴你離山頂近了點。約四十分中, 來到第一個平台,有點遠景可眺望。


平台眺望關渡平原



兩種樹林,下方為由上往下延伸的昆欄樹林,遠處為南洋杉




            接下來是一片窩在山坳中躲避強大東北季風的昆欄樹林,由上往下看去,一顆顆的樹拱著半圓的樹梢,深淺不一,想像著秋冬之際,寒冬是否能為這片樹林染上另番紅黃色彩,或者也有那麼一兩次,片片的雪花為它們帶來一片純白。離開昆欄樹林,繼續前進,心中盤算著不久後應該可以見到路旁的土地公廟,那是通往傳說中凱達格蘭族人的秘密基地,有金字塔、有祭壇,有半月池,雖然一切是古人所為或是渾然天成尚無定論,兩者任擇其一,都是值得前往一探的。此時前方右側的竹林小徑竄出一人,快速且靜靜的消失在我們眼前,當下佩服此人的勇氣,也納悶為何有人會自茂密的箭竹林冒出。在最後的200公尺,路旁又陸續多出了幾顆巨石,登上山頂時,已有近10人正在那享受著陽光、輕風及午餐。


台北第一高峰=2*台北第一高樓+108m




        不免俗的一人一張,或靠或抱和這台北市最高的人造建築留影。天氣雖然晴朗,但由台北第一高峰(1120M)望向市區的第一高樓,依然矇矓。繼續朝東峰前進,一下一上,20分鐘吧,我們已從一個山頭來到另一個 山頭,由東峰望主峰,背後遠處深沉的小觀音山、竹子山襯托出主峰的翠綠。


東峰(1106M)望主峰(1120M)


在此,我們巧遇了一隻不太怕人的竹雞,靜靜的望著我,待我為它拍上一張照後,沒說再見的回頭消失在草叢中。                                                                                                                                                                                                                                                   


東峰上的竹雞(後來在夢幻湖也見到一隻,哈 不知是否為同一)


順著陡坡往13年前上山的路線下山,沿途遇見了幾位同好,有身著輕裝的、有一身專業服飾的,有老外、有年長者,雙方錯身而過時,總會打聲招呼,人與人的距離因為在廣闊的郊外而顯得親切,當然,當再度回到擁擠市區時,人與人間也將再次被疏遠。


        當山下七星公園出現在眼下時,眼邊也出現一位老兄,就這麼坐在山路旁,拿著瓶裝的台灣啤酒,就這麼喝了起來。為何不帶罐裝總輕點吧?不冰的啤酒好喝嗎?一會茫茫下山不怕就這麼滾下去?喝悶酒跑來此處也太悶了吧?我們就把這當話題,一路來到了夢幻湖,靜靜的湖水,步道兩旁是杉林,對面湖邊的松柏和山景一起倒映在湖面上,還真有幾分像瑞士明信片上的風景照呢!或許,在山頭上點雪線,在湖邊點綴些殘雪,那味道就更是了。                                                                                                               


夢幻的夢幻湖


沿著中湖戰備道接上陽金公路,在交叉路,選擇了左邊的石梯,爬上人車分離的步道,這條小徑雖然整理的不錯,但行走的人應該很少,前方常有蜘蛛網橫欄著,偶有樹枝、芒草橫倒路間,手邊的登山杖在最後的時刻也終於發揮了此行難得的功用。回到停車場,再次為停車此處的英明決定喝采,今早,即使花了50元的停車費上小油坑,現在還是得由此上小油坑走上一回的。


附註:在我們結束行程時,小土地公廟依然不曾出現在我們眼前,事後想想,或許在登山的路程中,在藍天青山下,過度享受當前美景,而錯失了路旁的小廟。箭竹小徑竄出的那人,或許正是自神秘的凱達格蘭山歸來,可惜,當下錯過了詢問的念頭,至今仍存在著些許遺憾。或許下次在探吧,下次應該不至於是13年後吧!



         

全站熱搜

kath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